快捷搜索:

浙江畜牧业转型升级 “低小散”经营带来忧伤

  从商人到放羊,从杭州到七星桥村,从硬件数据分析到羊食配料分析。浙江湖州南元里生态农业科技有限公司负责人王伟林,在不惑之年开始他的再创业。
近两年,浙江多地养殖业发展火热,像王伟林一样从大城市转向农村放羊的商人越来越多。而浙江地区传统低小散的经营模式以及养殖市场不够健全等问题,给王伟林们带来忧伤,他们也正身处浙江畜牧业转型升级的浪潮中。
政策支持 畜牧养殖火热
王伟林告诉记者,自己从2013年3月正式开始养殖,两年来,湖羊数量从200头到现在的1400多头,年底估计有3000头左右。
发展势头还是很好,但数量也需要控制,不能盲目,明年年底大概会回收成本。但投资农业还是有较大风险的,和北方的畜牧业发展及国外的竞争都紧密相连。王伟林说道。
和王伟林一样,台州市临海市进博禽畜专业合作社老板金进也放弃在城市的从商事业,回到乡村进行湖羊养殖。

近年来,政府对家庭牧场的养殖比较支持,银行贷款更便利,就想回来试一试。金进告诉记者,现在附近共有两个家庭牧场,距离较近,以养羊为主。若土地批复更松一些,自己还会拓展这个新事业。
像王、金一样的家庭养殖是浙江湖羊养殖的普遍存在形式,为更好规划与发展,近年来,浙北太湖地区出现了相对集聚的养殖区。
太湖边长兴县农办主任主任朱佩良告诉记者,为鼓励宜养区发展规模养殖,该县计划2015年饲养量达到15.4万只,新增千头以上羊场3家,创建畜禽标准化示范场4家,建设一级、二级种羊场各1家,引导培育湖羊深加工企业1家。
据记者了解,2014年长兴全县湖羊饲养量达到13.2万只,年产值超9130万元,同比2013年分别增16.8%和11.7%;种质资源得到提升,建立全省首家湖羊原种场。
长兴永盛牧业有限公司负责人施秋芬告诉记者,针对湖羊养殖户无营业执照、养殖规模小、经营分散等情况,局里鼓励养殖户扩大规模,开办湖羊养殖公司、湖羊农民专业合作社和湖羊家庭农场。
政府也上门送政策,简化登记注册流程,缩短办照时间,营造宽松准入环境和良好政策环境。目前,吕山乡已经设立了3家湖羊农民专业合作社,3个湖羊养殖企业。施秋芬说道。
效益下降 转型阵痛效应持续
浙江地区油菜种植广泛,能不能用生物处理技术让油菜也让羊喜欢吃?如何用化工处理,长时间储存草?稻草、豆腐渣、玉米如何搭配既经济又营养?王伟林和记者细说养羊的食物处理。
王伟林表示,刨去建设及人工成本,羊饲料和粪便的科学处理、配比是降低成本很重要的因素。现在饲料运输物流成本很高,去年羊价格下降厉害,养殖风险不是光靠补贴就可以解决的。
据资料显示,上年4月份后湖羊价格受动物疫病和养殖量的迅速增长等影响,一直缓慢下跌,虽仍有盈利,但养殖效益有所下降。
分析指出,其中产业转型升级不够。2014年,农业十大主导产业总产值占农林牧渔总产值的比重下降,主要原因是畜牧业产值占农林牧渔总产值的比重下降幅度较大。各级政府在推进畜牧业传统生产方式转型升级方面迫在眉睫。
对于转型升级,王伟林认为,做好生物链的循环模式与生物处理方式的循环,打造工厂化的生态模式至关重要。湖羊粪便喂蚯蚓,蚯蚓在自己种的草里养,也可以养鱼等等,通过售卖食草也抵掉一部分成本。
王伟林指出,现在养殖业主要面临技术、市场及政府三大问题。技术问题主要涉及羊需求的全链条,可以通过大学合作的模式,可以试错。市场问题,则国内羊在质量标准、养殖技术、细节等与新西兰牛羊相比肯定存在差距,这个提升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政府方面,之前政府花很大力气支持养猪,养鸭,养水产……但后来总是有种不了了之的感觉。能否持续支持?能否帮助理顺销售、养殖等各个环节,而不是看短期效益?政府思路是否也要转型?王伟林说道。
地理坐标南移至温州泰顺县司前畲族镇左溪村,党支部书记蓝学许也正在犯愁。
蓝学许表示,整村原本主要是靠畜牧业发家致富,但国家级生态县建设、水源保护及五水共治等建设的展开,从2014年整村开始清理从畜禽养殖到生活排污等污染,村里的30多家畜牧养殖业在两年时间内也都清理完。
整个养殖产业都没有了,现在就有100多人失业,特别是50、60岁的群体市区赖以生存的工作,新工作、新思路对他们来说也是困难的开始。同时,和养殖相关的种植业也面临发展难题,因为牛羊鸡等产生的有机肥也没有了。蓝学许说道。
造全产业链模式 融入美丽乡村
从浙北太湖到浙南温州,如何科学、合理进行生态畜牧养殖,仍是各从业者的课题。
浙江如何破除传统的低小散养殖格局?如何转型升级,冲出重围,打造与美丽乡村建设相适应、田园风光特色明显的生态畜牧业新格局?
早在2013年,浙江省政府常务会议审议通过了《关于加快推进畜牧业转型升级的意见》,将畜牧业转型升级提高到浙江经济转型升级的重要题中之义。
《意见》指出,浙江将通过几年努力,建立起生态循环、全产业链融合的现代畜牧产业体系,推进定点屠宰,逐步引导城市居民由消费活禽为主向消费杀白禽为主转变。
王伟林对此感触颇深,现在湖州南浔区没有标准化屠宰场、种羊市场信息不对称、羊饲料市场不健全、羊消费市场不成型,也没有很好地与农家乐等市场结合。单靠养殖和公羊售卖,恐怕效益持续不了。养殖业要出效益,肯定要形成全产业链的规模化。
对于转型升级,湖州市长兴县农办主任主任朱佩良显得信心十足。
朱佩良表示,近年来,长兴地区湖羊养殖也遇到些困难,但总体平稳,主要在于前期做好生态工作,基本没受五水共治等影响。同时,规模化养殖产生了较好的生态效益,全县现产业影响力得到提升。
打造全产业链模式,不仅仅要打通养殖的各环节,更要把湖羊和乡村旅游、民宿经济、农业休闲观光等文化产业结合起来,不断拓展湖羊的供销渠道,真正融入农村发展的各个环节。朱佩良说道。
据了解,近期长兴县与知名浙商合作,打造了王伟林一直期待的湖羊美食街,以此在本地开拓湖羊消费市场,节约成本且发展当地经济。同时,长兴县湖羊养殖业也和互联网+相联系。
长兴县吕山乡辉煌牧业有限公司负责人钱伟锋告诉记者,现在羊舍内5000多只存栏羊的耳朵都被挂上了二维码标签。用手机扫一扫耳标上的二维码,就会跳出这只羊的具体出产地址,地址信息能具体到养殖户,确保湖羊品质。
据统计,2014年一年,长兴县共给湖羊发出耳标51462只。此外,部分养殖场正在打造湖羊终端产品,通过互联网销售。
湖羊的养殖需要基础建设、市场环境、地方特色、市场终端等各方面链条的打通。王伟林认为,现在政府硬件补助已基本齐全,下一步要在软件补助,即市场打造上下功夫。

本文由四川养羊_专业养羊技术,灾病防治_富农养羊网发布于饲料营养,转载请注明出处:浙江畜牧业转型升级 “低小散”经营带来忧伤

相关阅读